下载博天堂app_博天堂网址

新闻资讯
失控!3万元涨至3万美元,航运市场面临崩溃!全球海运卡脖子,货物滞留积压,运费比货值还高!外贸企业直呼吃不消
发布日期:2021-9-6 发布者:尊威国际

央视曝光!3万元涨至3万美元,运费比货值还高!全球海运"高烧"不退,外贸企业进退两难。

全球航运卡脖子,随着货物滞留积压,集装箱航运市场面临崩溃。


01 海运市场“一舱难求” “一箱难求”频频发生

随着国内出口货量急剧上升,外贸企业对海运的需求猛增。但由于国际海运供应链恢复缓慢,海运运力持续紧张,海运市场上“一舱难求”“一箱难求”的现象频频发生,外贸出口企业陷入有货运不出去的尴尬境地。

每年的8月份,都是外贸企业的出口旺季。但是今年,一直做出口生意的曹先生却高兴不起来,由于订不到舱位,客户预定的货物生产出来后,积压在仓库好几个月了还运不出去。

深圳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CEO 曹志锋:这就意味着工厂不能及时得到客人的付款,导致工厂目前的现金流非常紧张。

曹先生告诉记者,如果在9月25日之前货还是运不出去,他们很可能就赶不上今年的圣诞销售了。


深圳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船务 曹娇珍:6月25日工厂出货,船公司称开船时间为7月28日,一个月的时间,货物就放在中国的盐田港,也就是说接收货物的船没有按照预计的时间到达中国港口,仍然停在美国


欧美市场出货量剧增,加上船期不稳定以及码头推行的特别管控措施,导致全球最大单体集装箱码头——深圳盐田港,出口重柜还场一号难求,8月21日当天,11000个进港预约号半小时内被哄抢一空。

货柜拖车司机 苏先生:每天早上8点开始预约,基本半个小时约完1万条柜,基本上是提一个号还一个号,前段时间约4天都约不上号,只有找地方存起来。


据海关统计,我国外贸月度进出口已连续保持了14个月的正增长。今年前7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21.34万亿元,同比增长24.5%。其中出口11.66万亿元,同比增长24.5%。业内人士认为,外贸出口需求不断增加,但物流产能有限,或将进一步加大“一舱难求”“一箱难求”的情况。


深圳海关统计分析处副处长 曹鹏飞:出口旺季从去年下半年延续到今年,深圳进出口值自去年11月以来,连续9个月同比增长。今年以来深圳对前十大贸易伙伴,进出口均保持增长。前7月深圳出口值达1.01万亿元,机电产品出口占同期深圳出口总值近8成,拉动整体出口16.7个百分点。

02 海运价格“高烧”不退,外贸企业直呼吃不消

除了订不到舱位和货柜,更让外贸企业头疼的是持续上涨的海运价格。8月27日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数据显示,中美海运费在短期回落之后,再次突破了2万美元的大关,居高不下的海运价格,让不少外贸出口企业进退两难。


在深圳一家国际货运代理公司,张培培正在实时监控海运价格,持续上涨的海运价格,让他们也面临着亏损的风险。上海航运交易所公布的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显示,9月1日,代表结算价格的中国出口集装箱指数(CCFI)报收3079.04点,创出历史新高,相比上周上涨31.72点,涨幅1%,相比去年最低点834点,大涨269%。

深圳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船务 曹娇珍:2020年下半年开始,运费一天一个价,以前运一个柜子到亚马逊,全段价格基本上是3万元到5万元人民币左右,现在要3万美元到5万美元。

多家外贸公司表示,持续上涨的海运价格在不断蚕食着企业的利润。但是作为出口型企业,要想保住市场占有率,只能牺牲利润,咬牙坚持。

深圳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CEO 曹志锋:现在一个集装箱到欧洲和美国的海运费,已经达到了15万元到20万元之间。与之前相比,运费高了5倍到10倍,如此高的运费平均到每一件产品上,大概会增加200多元的成本,有时甚至可能高达400元到500元,基本上稀释了企业30%到50%的利润。

其中,中小企业受到的伤害最大,特别是一些生产低货值的出口企业,海运费的价格甚至超过了产品的货值。有些企业亏损但勉强维持经营,有些只能退出市场。大企业议价能力强,和船运公司签的是长期协议,影响相对较小。

深圳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物流总经理 吴淑君:大部分企业都是走FOB的方式,所以很大一部分都是客户负责订舱,运费也是客户来承担。另外,我们企业算是规模比较大的,所以资金比较雄厚,问题基本上能解决,但是针对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可能会面临倒闭等情况发生。

03 随着货物滞留积压,集装箱航运市场面临崩溃
天价运费和航运公司第二季度的巨额利润受到货主的猛烈抨击,一份新报告称承运人联盟正在压制货运。
根据MDS Transmodal和全球托运人论坛(GSF)的市场评估,第二季度集装箱运输量增长了4%,同比增长了22%,接近疫情爆发前的增长水平。
MDS表示,承运人“实际上已经满负荷”运营,大多数航线的利用率达到90%,并指出,“在某些关键市场”,基于船舶共享协议的运力份额超过了40%。
这种高度的整合有利于使航线能够根据不断变化的需求调整运力分配,但结合由此产生的非常高的利用率,使得运费保持在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水平,这意味着一些潜在的运费可能会受到抑制。
事实上,托运人面临着集装箱运输市场的“崩溃”——“运费飙升,舱位拍卖,垃圾的服务表现”。“所有行业指标都显示大量货物没有移动运输,箱子被滞留、堆放在码头,或堆放在出口仓库中等待舱位。”

报告还说,在承运人利润飙升的情况下,过去18个月里每个集装箱的运营成本几乎没有变化,航运公司“每个集装箱的收入比疫情开始时高出两倍以上”。然而,虽然没有特别提到MDS/GSF审查,但班轮游说团体“Shipping Australia”声称,运营船舶的成本大幅飙升。该公司表示:“自2020年5月底以来,租船成本已飙升至773%,船舶燃料成本已从2020年4月的每吨155.50美元增至每吨435.50美元,增长近三倍。”
“不要被宣传所欺骗;运营船舶的成本很高,而且还在增加。”该游说团体表示,新冠疫情造成了需求紧缩,与货运量的大幅增加相比,运力的供应正在缓慢适应。“如果需求激增而供给适应缓慢,价格将不可避免地上涨。这是基本的经济学。”澳大利亚航运公司说。
与此同时,它指出,航运公司增加了船舶的供应,以前闲置的船队重新投入运营,“非专业多用途船舶,甚至海岬型散货船,都被租用运输集装箱”。它还补充道,“远洋运输已经投资了大量新船舶和新集装箱订单”。

该组织还将行业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归咎于集装箱港口,声称额外的供应被码头拥堵和港口表现不佳所浪费。该组织表示:“由于船只被迫在港口拥堵的排队中浪费时间,相当于全球最大船队的供应量实际上正在被浪费掉。”澳大利亚航运敦促托运人将他们的游说努力导向真正需要的地方——港口拥堵和糟糕的表现。
澳大利亚航运业首席执行官Melwyn Noronha补充说:“托运人群体中某些人的误导性陈述描绘了航运业的一幅虚假景象,尽管政府施加了种种限制,但在整个疫情期间,航运业表现一直非常有弹性,性价比很高。”

(来源:央视财经,海运网)